当前位置:首页 >> 行业焦点 >> 正文
坂茂:忙于赈灾,对金钱不感兴趣,用纸造建筑,却恒久触动人心(组图)

日期:2018-09-12 20:22:00  来源:中国建筑装饰网        点击次数:0    

【导读】原本今天应该准时出现在2018中国室内设计周暨上海国际设计节高峰论坛的坂茂先生,因为日本北海道突如其来的地震,连夜回国参与赈灾重建工作。这位2014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,25年来,对灾后的重建投入,从未间断过。

原本今天应该准时出现在2018中国室内设计周暨上海国际设计节高峰论坛的坂茂先生,因为日本北海道突如其来的地震,连夜回国参与赈灾重建工作。这位2014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,25年来,对灾后的重建投入,从未间断过。

当年普利兹克奖评价,他“不仅为顾客设计出充满创意的方案,还在人道主义领域作出贡献,对其20年来走访世界各地灾区,协助灾民以低成本建造可循环利用的收容所及住房,给予高度肯定。”而他本人更是表示:“建筑师太忙于为上流社会建房子,以致我们竟忘了为有需要的人建临时房屋。我对赚钱不感兴趣,只要我能的建筑能使人开心,我便开心。”

图:坂茂

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、2008年中国汶川地震、2011年新西兰坎特伯雷地震、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、2013年中国雅安地震、2015年尼泊尔地震、2016年厄瓜多尔地震……坂茂都在第一时间抵达灾害现场,因地制宜,利用当地现成的技术和材料,发展出经济、便利,同时能够满足灾民基本生活需要和尊严的建筑。

2018年9月11日,“竹穹”坂茂装置展于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开幕。日本知名建筑师坂茂,中国室内装饰协会会长张丽,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,安吉县经信委、竹材应用协会及相关企业领导出席了开幕仪式。

图:“竹穹”坂茂装置展

“竹穹”装置所用材料均由安吉当地竹材企业提供。每一片结构体来自于安吉普遍可见的竹制地板为主材,经螺钉连接,设计制造出一个高3-3.5米,直径10-12米的圆形穹顶装置。

开幕式后,坂茂接受腾讯家居等媒体的访问,分享了他创作“竹穹”的初衷,以及他的设计世界观。

灾后重建,是建筑师义不容辞的责任

在过去25年,对灾后重建的投入,我们从来没有间断过的。2008年,我参与了汶川地震灾后重建。当时建造了一个临时小学,跟当地的学生还有我的学生一起建的这个建筑,现在这个建筑还在。雅安地震,我也参与了并用纸来建造了一个幼儿园。现在的日本地震和台风,之前几天也去受灾的地区查看过,我也会加入到灾后重建工作当中。灾后重建的工作,我一直都有参与的,世界上只要哪里有灾后重建,我都会参与。

图:Cardboard Cathedral 紙の大聖堂

其实从古至今,建筑师一直以来都是为一些特权服务。以前,建筑师都是为一些有权利有钱的人,建造非常辉煌的建筑。因为权利和钱是无形的看不见的,所以这些人要通过金碧辉煌的建筑,向大家展示自己的全力和金钱。

对于建筑师来说,在灾后重建的工作,其实是义不容辞的。首先,地震过后肯定很多房子会倒塌,自然就会有重新建造这些建筑的需求,在这时候,也是建筑师最忙的时候,其实我不会从这样一个角度去想,我会更多的体会到受灾人群他们的痛苦。他们在自己的房屋倒塌之后,流离失所,生活艰难,所以我会以这样一个高度去考虑,为他们的日后生活来设计更多房子,让他们有更加美好的生活。

图:Paper Temporary Studio, 2004, Paris, France Photo by Didier Boy dela Tour

还有一点,是建筑师义不容辞的,地震本身不会让人丧生,但是困在倒塌的建筑里面,是会让人丧生的,房屋倒塌应该是由建筑师来负责的。

而且在我投入到灾后重建工作的这二十几年当中,也看到了建筑师行业的一个变化,最早时候,受灾地区,不会看到有建筑师的身影,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建筑师投入到这份工作当中,也有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开始为整个环境,为社会为人民的福祉考虑,所以这也展示了建筑师自身的态度和自身精神的转变。

纸,能成为结构非常强大的材料

我第一次使用纸,进行建筑设计是1986年。那时候,整个社会上还没有关于环保、可持续、回收再利用的讨论,所以我用纸进行建筑设计,并不是因为出于环保或者是生态考虑。一直以来,人们都会觉得纸结构,强度太低,其实是个误解。纸,也是一种工业原材料,可以通过现有技术,将纸的结构做加强。我们生活当中,也会用到很多改进过的纸,比如墙纸,它被改进过是防火的,水杯是防水的。纸,既可以防火,也可以防水,经过改进,也可以成为结构非常强大的材料。

图:Paper Partition System Kumamoto Earthquake

很多建筑师、工程师,他们希望结构非常稳固,但作为建筑师,我的理解是,一个结构的稳固,并不关乎于材料本身的稳固。即使用钢筋混凝土做得建筑,有时台风或者是地震一来,它也会非常容易倒塌。但我用纸做的结构和建筑,却可以承受很高级别的地震,所以整个结构是否稳固,并不是仅仅取决于使用的材料。

在我的建筑当中,都使用到的一些日常常见的材料,比如纸、竹片等等,这些材料一方面非常易于安装施工,成本很低,它不需要专门机械或专门从业人员进行施工,甚至我们学生也可以完成一个非常稳固的纸或者是竹建筑的制作。

图:Paper Log House, 2001, Bhuj, India Photo by Kartikeya Shodhan

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二十一世纪初,整个世界掀起了关于环保、材料回收再利用的讨论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作为建筑师,我一开始根本没有预计到会出现这样一个社会的运动。

真正有生命力的建筑,能触动人内心

我的很多建筑,虽然是临时的,但是最后被永久的保留下来,包括1995年,建造纸教堂,当时是日本地震的时候之后建,后来虽然又把它拆掉了,但是又把它转移到台湾,一直保留至今。

图:Curtain Wall House, 1995, Tokyo, Japan Photo by Hiroyuki Hirai

在大城市看到一个现象,虽然有很多混凝土造的这些非常坚固房子,但是如果开发商有重建的需要或者是换了开发商,这个建筑就很可能被摧毁重建。所以混凝土建筑从另外一方面来说,也是很容易被摧毁的。我的这些建筑,虽然用的是纸、竹子这些简易的材料,但是它们反而经历了变迁。城市当中建筑是为了金钱,但是我的建筑有很多社会的目的,人们很尊重它的,所以可以一直保存至今,这里希望大家思考一下永久性和临时性的关系。

图:Yufu, Oita, Japan 大分県由布市

真正有生命力的建筑,是能触动人内心的建筑。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办公楼,它仅仅是一个空间而已,仅仅是为了有人在里面办公,有人在里面赚钱而存在的。这种建筑,我们可以用机械或者是用电脑去大规模的复制,但是那一些真正要触动人内心的,比如我们的居家环境、教堂,还有以前的寺庙,这些是要让人从内心感到舒适,可以去引发人思考的这些场所,我们希望它富有旺盛的生命力,同时在建筑过程当中,也应该是用心,尤其要亲手进行建造。

除了依赖电脑,更应该用双手进行设计建造

相较于用日常的建材及身体实作的教育方式,我反而认为直接用计算机来设计的教育更为危险。虽然用计算机及相关设计软件已是今日建筑业不能缺少的,但学生在不懂材料的特性,比如本身的强度、硬度、重量,就直接用计算机及设计软件去塑造建筑,会产生非常大的建筑废料及不合理性,只有亲自用手去电锯切割,才会思考到这材料的特性,要如何更有效地去使用,来发挥材料的特性,或需更换材料去完成,只有透过亲手制作的过程,才能感受的。并指出若只运用计算机来设计,对学生未来的建筑设计是没有好处的,也鼓励学生多尝试用手来实践作品。

图:Oita Prefectural Art Museum 大分県立美術館

在谈及是否该运用新的建造技术来协助搭建时,他并不反对运用新的建造工法来建造,而是应该要判断在建造不同建筑物时选择最合适的方式。很多时候人们会将原本很简单直接的建造方式,用新科技的方式绕了一大圈,花费很多心力去创新后,最后两个达成的结果是一样的,不但花费更多心力、时间,还失去让人学会使用工具的机会,让大众可以不需要专业技能就能打造建筑,其实是最好的,坂茂鼓励人们亲自用双手去建造。

技术革新,不会影响未来建筑结构

计算机的技术日新月异,在未来,计算机很可能会超越人力,取代人在很多行业当中,发挥非常巨大的作用,包括医疗、银行等领域,但是唯一一个不会被计算机影响到的就是建筑行业。在设计建筑和建筑施工当中,不管社会上的技术是多么的先进,它都不会影响到建筑本身的结构。

图:Shigeru-Ban-works2

在几千年前,我们设计并且建造了非常优美非常壮观的建筑,当时没有任何的计算机技术以及其他高新技术,现在我们有了这些技术,反而非常难看的建筑比比皆是,所以技术的革新并不会让建筑变得更加美好。在未来,我们在建筑的设计和施工当中,肯定会设计更多的计算机的技术以及其他方面的技术,但是建筑本身,它并不会有特别大的因技术而引起变化。

(责任编辑:水晶)


第1页 共1页
分享到:
    凡本网注明“china-designer”或“本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网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网”或"来源:china-designer.com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